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 “炒鞋热”退烧球鞋拍卖“新贵登场”?

“炒鞋热”退烧球鞋拍卖“新贵登场”?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1-09-09 / 点击:

  据懒熊体育了解,此次拍卖会由Lace Up与保利、WHYSTOP无前合作举办,Lace Up负责接收、筛选个人藏家的藏品,然后得出本场拍卖会的最终拍品名单。

  从成交额来看,第二场体育藏品拍卖会并不如第一场那么火爆,但8个月里连办两场,节奏可谓相当紧凑。另外今年的拍卖厅比去年更大,现场还引来了不少视频自媒体的关注,球鞋拍卖或许会成为球鞋行业的新常态。

  据投行Cowen估算,目前全球球鞋转售生意的规模是80亿美元,到2030年能达到300亿的规模。面对这样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,不少人都想分一杯羹,纷纷做起球鞋生意。

  而在2021年4月,苏州虎丘法院更是以诈骗罪对一名95后“炒鞋”被告人严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。严某某不服提起上诉,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。

  严某某是一名月薪1400元的实习生,通过分析球鞋价格走势和晒出球鞋订单等方式打造“球鞋圈内人”的人设,最终拿到了被害人黄某为“期鞋”交易而给出的137万货款。收到货款后,严某某无力兑付,只能靠“拖”和“骗”一直延迟交货时间,最终黄某决定报警。

  针对此案,虎丘法院发文称,在涉“炒鞋”类的刑事案件中,加害人与受害人都呈现低龄化倾向,且存在“击鼓传花”式的交易链条。年轻人的经济实力与风险承受能力都相对较弱,对于此类“炒物”类的资本游戏更应当敬而远之,不能抱着短期致富的心态盲目跟风进入市场。

  从散户、资本争先进场到货物积压、资金链断裂等败局频现,“炒鞋”这门生意越来越难做,而且还开始出现“内卷”现象。

  为了尽可能多地抢到球鞋,鞋贩子们往往会购买“抢鞋机器人”,用这些软件来不断下单抢鞋和提升支付速度。最终,“炒鞋”生意演变成了“抢鞋机器人”的比拼,谁的“抢鞋机器人”更先进,就能抢到更多的鞋子,甚至能够操纵同一款球鞋的价格。一款鞋炒到最后,可能就是鞋贩子们来回倒手的一场狂欢。

  伊万·杰弗瑞(Iwan Jeffery)是“抢鞋机器人”Splashforce的开发者,他的软件一度是市面上最火的“抢鞋机器人”之一。在杰弗瑞看来,“抢鞋机器人”就是疯狂球鞋市场所催生的副产品,极低的发售量和高昂的转售价则是推动他们去开发类似软件的动力。

  2020年4月,球鞋转售平台Sole Supremacy创始人德里克·卢(Derek Lew)在接受Vogue Business采访时透露,他们平台过去两周的线上销量保持稳定,但大多数库存球鞋的市场价格都有所下降,降幅大概在10-20%之间。球鞋交易平台StockX也遭遇类似境况,在2020年3月最畅销的500款球鞋中,有300款“跌破”发售价。

  ▲AJ 5与Off-White的联名款在二手市场的交易价格并没有一路飞涨。

  以AJ 5与Off-White的联名款为例,作为2020年发售的重磅鞋款之一,2月发售时,45码的AJ 5 X Off-White在二手交易市场的售价为1699美元,3月就仅售653美元,跌幅超过60%。

  实际上,“炒鞋”这门生意能否成立,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品牌手中。Yeezy刚推出时十分抢手,随便一款球鞋在二手交易市场上都能去到4000-5000元的价位,甚至更高。

  坎耶·韦斯特(Kanye West)在2015年参加一档电台节目时表示:“我想向买不到Yeezy的人道歉,因为现在只有9000双,而且一双要350美元,可能超出了一些人的承受范围。我希望大家保持耐心,想买Yeezy的人最终都能买到,阿迪达斯已经向我保证了这一点。”

  ▲配色和发售量增加导致Yeezy 350 V2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有所下滑。

  到了2017年,据The YEEZYMAFIA统计,Yeezy 350 V2的配色和发售量都在增加。与此同时,据StockX统计,Yeezy 350 V2的转售价在同步下降,从1500美元跌到了500美元的价位。而且一些备受欢迎的配色在之后也迎来复刻,进一步拉低了Yeezy 350 V2的转售价。

  只要品牌提供的配色和货量足够大,球鞋的价格自然也会下降,高手世家开奖记录。这也是现在不少Yeezy的新款球鞋低于原价就能买到的重要原因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二手球鞋交易市场和球鞋收藏拍卖会面向的对象并不相同:二手球鞋交易市场上流转更多的是新款鞋的市售版本,每款鞋都有相对清晰的价值曲线,为其后续交易和流通提供参考,与股市的模式相类似;而球鞋收藏拍卖会则侧重于有更高收藏价值的特殊鞋款,比如球星个人专属鞋款、亲签款和极为稀有的鞋款等。这类鞋款难以明码标价,因为其所蕴含的情感价值和获取难度无法单纯用金钱去衡量。

  在此次拍卖会上,鲍比·西蒙斯(Bobby Simmons)、弗雷德·琼斯(Fred Jones)等球员的球鞋也在拍品行列。对于Z世代和更年轻的球迷来说,这些名字显然是陌生的,但最终西蒙斯和琼斯的拍品还是分别以1.495万元和3.45万元成交,并没有流拍。

  对于球鞋拍卖而言,只要有一个人认可拍品的价值就能成交。球鞋等体育藏品越是稀有、小众,可能就越珍贵,这也是与强调销量的“炒鞋”生意相悖的一点。

  此次拍卖会也有不少拍品以低于预估成交价的价格拍出,比如拍卖师口中市场估价28万-35万元的詹姆斯一代“最佳新秀”配色亲签球鞋,最终仅以5.75万元的价格拍出。出现这种情况,一方面是国内球鞋拍卖领域仍处于早期阶段,对于藏品交易价值的判断缺乏参考标准;另一方面,国内的球鞋、球衣等体育藏品玩家对于拍卖这种形式和玩法,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接受和适应。

  说到底,球鞋终究是消耗品,其实用价值和背后所蕴含的情感价值才是支撑其价格的核心要素。在“炒鞋热”逐渐退却的情况下,靠投机倒把哄抬起来的价格终归会回落,消费者也会更加理性地看待球鞋价格行情,这样的生意模式显然难以维系。

  相反,球鞋等体育藏品的拍卖应该更能反映其稀缺性和情感价值,随着体育藏品拍卖会的连续举办,体育藏品玩家们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度自然会水涨船高。



Power by DedeCms